Cooperation Plano

  • 公社主义计划 – The Communalist Project

    October 13, 2020 by

    This essay by Murray Bookchin is a great introduction to Social Ecology and Libertarian Municipalism. Translated by He Yunhua 二十一世纪会是最激进的时代还是最反动的时代或者仅仅是陷入平平庸庸的灰色时代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激进分子能从过去二百年革命时代所积累下来的理论、组织和政治财富值中创造出什么样的社会运动和社会计划。我们从人类发展的交叉路口中所选择的方向很可能会决定我们人类若干世纪的未来。只要这种带有核武器和生物武器的非理性社会继续危及着我们,我们就决不能忽视整个人类事业会陷入灾难性结局的可能性。鉴于“军工复合体”(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所精心设计的复杂技术方案,人类的自我毁灭也必然会被包括在千年交替时大众媒体所呈现的未来场景中——人类未来就这样走向了灭亡。 为了不让这些话听起来太像世界末日,我还应该强调我们也生活在一个充满着人类创造力、技术和想象力的时代,这些力量使我们能够创造卓越的物质财富同时也赋予我们有一定自由度的社会,这种自由度远远超过了圣西门(Saint Simon)、傅利叶(Charles Fourier)、马克思(Karl Marx)、克鲁泡特金(Peter Kropotkin)等社会理论家所预见的最具鲜明性和最具解放性的构想。许多后现代思想家愚蠢地把科技列为人类福祉的首要威胁,殊不知鲜有其他学科能够向人类传达有关物质和生命内在秘密如此丰富的知识,或者能更好地为人类提供改变现实方方面面的能力,以及改善人类和非人类生命形式福祉的能力。 因此,我们现在要么循着一条严峻的“历史终结”(end of history)之路,在这条道路上一项又一项的空洞乏味事件会取代真正的进步;要么我们转向一条真正的创造历史之路,在这条道路上人类会真正地向一个理性世界前进。一个是不光彩的结局,还可能会包括灾难性核武器所造成的对历史本身的遗忘;一个是历史的理性实现——在设计优美的环境中实现一个自由而又物质充裕的社会,在这二者之间我们完全能够做出抉择。 尽管统治阶级(资产阶级)的竞争企业为了获取霸权正在开发各种技术奇迹,然而当前社会中所存在的能够实现霸权的主观性(subjective nature)却几乎不存在。恰恰就是在我们人类能够创造惊人的客观性进步和改善人类状况以及非人类自然界的时候——这些进步能够促成一个自由的理性社会——在道德层面我们却几乎是赤裸裸地站在了很可能会导致我们自身灭亡的社会力量攻击的面前。可以理解的是,对未来的预测是脆弱不堪和令人怀疑的。随着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在人们大脑中日益根深蒂固,以及文化以惊人的速度退化甚至消失,悲观主义已经四处蔓延。在1917-1918年俄国革命与1939年西班牙内战结束这之间的二十年是充满希望和激进确定性的一段时期,然而对于今天的大部分来来说,这些简直是天方夜谭。 然而,我们创造更好社会的决定以及方式选择必须来源于我们内心,没有神灵的帮助,更没有神秘“自然力量”或超凡魅力领导者的帮助。如若我们选择通向更好未来的道路,我们的选择一定要是我们能力的结果——而且仅仅是我们自己能力的结果——借鉴过去物质方面的经验教训和理解未来真正前景的能力。我们也须要求助,求助于组成我们整个人类的创新特性以及推动自然和社会进步的基本特征,而非求助于来自阴暗迷信的奇思怪像或者更为荒谬的学院思想,更非求助于社会的反常行为和偶然事件,这些已经使人类偏离了对意识和理性的自我实现。把历史带到一个万事皆有可能(至少在物质层面上)的节点,抛弃由人类想象出来的渗透着神秘和宗教思想的过去,这时我们就面临一项新的挑战,一项史无前例的挑战。我们必须要有意识地创造我们自己的世界,不是根据魔鬼般的幻想、愚昧的习俗和破坏性的偏见,而是根据我们人类所特有的理性、反思和话语准则。 资本主义、阶级和等级制度 有哪些决定性因素会限制我们的选择呢?首先,至关重要的是今天的革命者所能获取的过去所积累的大量社会和政治经验,这种知识宝库如若加以合理构思就能够用来规避我们祖先曾犯下的严重错误,也能够使人类免于过去的革命失败所留下来的痛苦折磨。另外一项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是由人类思想史所创造的一种新理论跳板(theoretical springboard)的潜力,这种跳板可以把超越现存社会状态的新兴激进运动迅速推向一个促进人类解放的未来。 但是我们也必须深刻认识到我们所面临的各种问题。我们必须清清楚楚地明白在现行的资本主义秩序发展过程中我们的立场,我们要抓住新出现的社会问题并通过一种新运动来解决它们。毫无疑问,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上迄今最具动力的社会。当然,资本主义在本质上一直都是一种商品交换体系,在这个体系中用于销售和获利的物品渗透并调节着大部分的人际关系。而然,资本主义也是一个高度易变的体系,持续不断地鼓吹“企业竞争不胜则亡”的残忍格言。因此,增长和持续变化成了资本主义生存的基本法则。这就意味着,资本主义永远都无法只以一种形式永续下去,它必须不断地改变由其基本的社会关系所构成的制度。 尽管资本主义仅仅是在过去的几百年里成为了一种主导社会,但它却早已存在于早期社会的外围:主要以一种商业形式围绕在城市和帝国之间的贸易中;以一种手工艺的形式存在于整个欧洲中世纪时期;以一种高度工业化的形式存在于我们自己的时代中;以一种信息的形式存在于未来的时代中(最近的一些预言家如是说)。资本主义不仅创造了新技术也创造了各种各样的经济和社会结构,比如小商店、工厂、大磨坊和工商业复合体。当然,工业革命的资本主义还未完全消失,正如早期被孤立的农民家庭和小手工艺人并没有湮没无闻一样。过去的很多东西总是会被融入现在。的确,正如马克思一直告诫的那样,任何一种早期的资本主义形式都不会消失直到全新的社会关系得以确立并成为主导。但是今天的资本主义,即使是在为了实现自身目的而与前资本主义制度并存并对其加以利用的时候(关于这一辩证法可参阅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也已经通过购物商场和新式工厂的形式扩展到了郊区和乡村。毫无疑问,有一天资本主义扩展到地球之外也并非天方夜谭。无论如何,资本主义不仅创造了新的商品来激发并满足新需求,而且也造成了新的社会和文化问题,这些问题反过来又催生了对现存制度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所写的著名的《共产党宣言》的第一部分中盛赞了资本主义所取得的奇迹,但这一部分恐怕须要定期重写方能跟上资产阶级发展过程中所取得的种种成就和荣誉的步伐。 今天的资本主义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就是在西方世界中被高度简化的二元阶级结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已经发生了重新组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预测这两种阶级在“成熟的”资本主义中会成为主导,然而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究竟何为“成熟的”资本主义,更搞不清楚何为“后期的”或者“垂死的”资本主义)。雇佣劳动(wage labor)和资本之间的冲突,尽管还远远没有消失,但已不像过去那样拥有囊括一切的重要性了。和马克思的期待正好相反的是,工业工人阶级的数量现在正在下降,正逐渐失去其作为一个阶级的传统身份——当然这绝不能排除该阶级在整体上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关系产生更广泛社会冲突的可能性。今天的文化、社会关系、都市风光、生产模式、农业和交通已经将传统的无产阶级——工团主义者(syndicalists)和马克思主义者非常甚至疯狂关注的群体——重塑成一个基本上是小资产阶级的阶层,他们的心态特征是一种自己的“为了消费而消费”的资产阶级乌托邦主义。我们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无论无产阶级者的衣领是何种颜色或者在生产线上是何种位置,他们都会被自动化甚至微型化生产方式所彻底取代,因为这些只需要由几个穿白大褂的机器操纵者或计算机来运作。 同样,传统无产阶级的生活标准和物质期望(社会意识形成过程中的重要因素)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一两代人的时间里从接近贫困飞跃到相对高度物质富裕。对于以前的钢铁、汽车和煤矿工人的子孙们来说,他们并没有无产阶级身份,而是用取代了高中文凭的大学教育作为新阶级地位的象征。在美国,曾经对立的阶级利益已经交汇在一起,使得几乎50%的美国家庭都拥有了股票和债券,同时还有大量的人成为了业主,拥有了自己的家园、花园和乡下的避暑之地。 鉴于这些变化,过去激进的海报中所描绘的船上工人用弯曲而又富有肌肉的手臂紧握锤子的形象被温文尔雅的(所谓的)“工作中产阶级”的形象所取代。具有古老历史意义的“世界工人们,团结起来吧!”这样的传统口号已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试图唤醒的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已经不断流失,甚至在许多地方几乎已消失殆尽。毫无疑问,现存的阶级斗争还无法完全消除,正如资产阶级无法从现存的人类状态中消除万有引力一样。但是,今天的激进分子只有意识到阶级斗争已基本上被限制在个别工厂或办公室这一事实之时,才会看到一种新型的、或许更具拓展性的社会意识形式将会诞生于我们面临的普遍斗争中。的确,这种意识形式可以被赋予一种全新的意义,即重新诞生的“公民”(citoyen)概念——这一概念对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和更加广泛的人文社会性情绪(sentiment of sociality)如此重要以致于它成了后期革命者的称呼方式,这些革命者在法国“红公鸡”鸣叫纹章(heraldic crowing)的召唤下攻破了路障设置。 总体而言,资本主义所产生的社会状态今天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和马克思及法国革命工团主义者所预测的简单化阶级相互矛盾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资本主义经历了巨变,飞速产生了广泛的新社会问题:尤其是环境、性别、等级制度、公民和民主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超越了传统无产阶级对改善工资、工作时间和工作状况的要求。实际上,资本主义已经概括出其对人类的威胁:尤其是可能会改变整个地球面貌的气候变化、全球范围内的寡头集团、大大损害草根政治基本公民生活的猖獗城镇化。 今天,等级制度这一问题就和阶级问题一样明显,最好的证明就是许多社会分析已经把管理者、官僚主义者、科学家等等列为新兴的表面上占主导的群体。对地位和利益全新而又精细的等级划分,这一点的重要程度远远超过了过去。这样的等级划分模糊了雇佣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冲突,而这一冲突曾经是那么核心、那么明确、那么被传统社会主义者所奋力鼓动。地位分化是等级制度的特征,这种分化往往和阶级分化交汇在一起,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更加囊括性的资本主义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民主、国家和性别差异在公众开看来经常会超越阶级差异的重要性。这种现象并非没有先例: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无数德国社会主义工人抛弃了他们先前对无产阶级红旗的承诺,转而支持饱食终日像寄生虫一样的统治者,然后把刺刀插向法国和俄国社会主义工人的身躯——他们的种种行径其实就是在压迫者的国旗下进行的。 同时,资本主义也产生了一种新的、或许是最为重要的矛盾:基于无休止增长的经济和对自然环境的破坏二者之间的矛盾。这一问题及其广泛后果无法被最小化,更无法被忽视,就像人类对食物和水的需求一样。目前,在诞生社会主义的西方最有前景的斗争与其说是围绕着收入和工作状况,不如说是围绕着核动力、污染、滥发森林、城市衰败、教育、医疗保健、社区生活、对不发达国家人民的压迫——例如,在反全球化运动中(虽然比较分散),蓝领和白领“工人”与中产阶级人道主义者一道示威游行,对共同的社会问题深表关切。无产阶级战士和中产阶级战士已经无从区分了。魁梧的好战工人现在也跟在了“面包与傀儡”(“bread and puppet”)剧团表演者的后面游行了,经常也会流露出满脸的喜悦。工人和中产阶级成员这时表现出许多不同的社会倾向,可谓是基于文化和经济原因对资本主义进行了既拐弯抹角又直截了当的挑战。 在决定前行方向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即资本主义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在将来——未必是很遥远的将来——会与今天我们我知道的资本主义体系大相径庭。可以预见资本主义的发展会大大改变未来的社会视野。我们能够肯定在21世纪结束之前工厂、办公室、城市、住所、工业、商业和农业不会发生巨大变化吗?更不用说道德观、美学、媒体、大众愿望这一类的了。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资本主义最重要的贡献在于将社会问题加以拓展——的确,受阶级和剥削阻隔的人类将如果创造一个平等、自由和真正和谐发展的社会是一个历史性问题——拓展到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的解放社会理论家几乎无法预见到其解决方法的问题上。我们的时代,有着无穷无尽的“盈亏底线”和“投资选择”,现在有可能会将社会本身变成一个巨大的剥削市场。 进步的公社主义者须要应对的公众也在发生巨变,并且会在今后的几十年里继续巨变。如果不能迅速理解资本主义正在产生的变化以及新的或者更广泛的矛盾,我们就会犯下在过去二百年里反复出现并导致几乎所有革命浪潮被击溃的灾难性错误。新革命运动须要从过去吸取的最重要的经验教训就是必须要争取大部分的中产阶级来加入其新平民计划(populist program)。如果没有不满的小资产阶级的帮助,任何想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企图,不论是过去还是将来都没有一丝丝的成功机会,无论是俄国革命中的知识阶层和身穿制服的农民阶层还是1918-1921年德国动乱中的知识分子、农民、店主、职员以及工业甚至政府部门的管理者。即使是在过去的革命循环中最具前景的时期,布尔什维克党(Bolsheviks)、孟什维克党(Mensheviks)、德国的社会民主党和俄国的共产党都未能在各自的立法机构中争取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一直都是少数人的革命,通常发生在无产阶级内部。那些革命成功的人(经常是昙花一现,很快就被制伏或者在革命运动的历史中被淹没)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这样一个事实,即资产阶级缺乏其自身军力的积极支持或者仅仅是因为社会士气低落。 马克思主义、无政府主义和工团主义(syndicalism) 鉴于我们正在目睹和正在成形的变化,社会激进分子再也无法利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所诞生的思想体系和方法来反对掠夺性(同时又极具创造性)的资本主义体系了,那个时期工厂的无产阶级似乎是纺织厂主的首要对抗者。(贫困的农民阶级为了反对封建和半封建地主而利用的冲突所衍生出的思想体系我们也不能再利用了。)过去所谓的反资本主义的思想体系——马克思主义、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以及更普遍的社会社会主义形式——现在没有一个能够保持其在资本主义发展早期和技术进步早期时的同等相关性。它们中的任何一个也都无法指望囊括资本主义在长期发展过程中所不断产生的新问题、新机会、新困难和新利益。 马克思主义最为全面也最为连贯地提出了一种系统的社会主义形式,强调了创造一种新社会的物质性和主观性历史前提。在目前这一前资本主义经济解体和思维混乱、相对主义、主观主义相互交织的时代,这一计划绝不会向新野蛮人投降,这些人中的许多在曾经是思想退化(ideological… Read more

  • Mutual Aid Projects in Plano

    April 17, 2020 by

    There are now at least two mutual aid projects active in the Plano area. Network 1 – Allen – North and West Plano FB Group: Allen-Plano Community Grocery Service Contact person: Nida Rehman Volunteer Signup form: Allen-Plano Volunteer Signup Form To request help: Help Request Form To Donate: Venmo – @nida-rehman Zelle – 972-984-8335 Paypal… Read more

View all posts

Follow My Blog

Get new content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box.